●  中国文明网   ●  安徽文明网   ●  文明单位大展台
首页 > 谯城好人
杨从芳:心中阳光永远温暖
时间:2018-10-24     来源:谯城文明网     字体大小( )     打印文本

  人物简介:杨从芳,男,汉族,中共党员,高中文化,1970年9月出生,住谯城区花戏楼街道花戏楼社区老砖街。

  事迹简介:前些年的一个冬天,杨从芳不顾生命危险,砸开冰面,孤身一人跳入寒冷的坑塘,连续两次救出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两名小学生。多年来,以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已,不仅精心抚育永远长不大的残疾儿子,还照顾附近的孤寡老人,并且积极参加街道社区组织的各类志愿者活动。

  正文:

  勇救落水儿童

  “救人是本能,更是责任,这样的事谁遇到都会去做。更何况这是在拯救一条生命。”杨从芳简单质朴的语言,让多方打听救命恩人的被救孩子家长更加感动,事情发生在近二十年前的市区铁果巷以西的瓷器坑。当时二十九岁的共产党员、退伍军人杨丛芳是我市东风机械厂的一名普通工人。

  数九寒天,冷在三九。一九九九年元月十六日是“三九”的第八天,坑里已冻了几日,水面上也接了冰。午后一点来钟,在厂里辛苦一个星期的杨丛芳难得一个轮休,正躺在床上休息。

  “有人落水了!有人落水啦!”屋外传来孩子们急促的呼救声。突然妻子跑进来嚷到:“丛芳有孩子掉进坑里了!”杨从芳心里猛地“咯噔”一下,猛地起身,只穿着衬衣衬裤就下了床,冲出家门。

  他急急忙忙跑到坑旁,不少围观的群众七嘴八舌地说,落水的是三个八、九岁的孩子,杨从芳随着人们手指的地方看去,两个孩子正在坑中央破冰的水中一起一浮,还有一个男孩已经沉入水底,看不见踪影。一阵风吹来,杨丛芳打了个寒噤。

  “每耽误一秒,就会增加一份危险”,杨从芳想到这些,便不顾劝阻。来不及脱衣,便纵身一跃,立即从六、七米高的坑岗上下到坑底,从冰上跑过去,毫不犹豫地跳进了冰窟。

  冰冷刺骨的河水刺激着杨从芳的神经,瓷器坑深不见底,一股脑扎进坑里的杨从芳在水里脚挨不到底,他奋力向落水的孩子游去,巨大的温差让他喘不过气。

  终于,他游到一个孩子旁边,一把勾过孩子的双臂让他不至于沉到水底,随即便用脚蹬水把他推向冰面。然后又游过去抓住第二个。而这个孩子已经失去了知觉,被推向冰面后把冰压破了,又沉入了水面。杨丛芳见状急忙把头扎进冰冷而浑浊的水里,拼命抓住孩子又向冰面上推去,但是孩子又压破了冰掉入了水中,他又一次潜入水中……,在周围人们的协助下,孩子终于被救到了安全地带。

  此时杨丛芳全身已如刀刮一样,刺骨的疼,而他依然咬紧牙关游向了第三个孩子……

  所幸的是,第三个孩子身体夹住了冰窟的一个尖角处,双手扒着冰,头部还露在外面,杨丛芳奋力游过去,用肩膀驮起了他,此时,长时间在水里救援的他体力消耗非常大,眼前一片片眩晕感,使他感到力不从心。

  这时,有机智的热心群众找来一根长竹竿,伸向了杨丛芳。杨从芳用手握紧它,被岸上的群众合力一点一点拽向坑边。杨从芳的手被冰凌划破了一道道血口子,握着的竹竿也一个劲儿的打滑。此时一旦意志崩溃,他和孩子随时都可能沉入水里。

  急促跳动的心脏和肩上孩子的重量,时刻提醒着杨从芳不能懈怠。“坚持,握紧;坚持,握紧……”,杨丛芳心里只抱着这样一个念头,他咬着牙一手扶着孩子,一手使劲攥着竹竿,终于以惊人的毅力攀上了生命的岸边。当周围的人在给孩子做急救措施时,杨从芳拖着他已经冻得麻木了身体,默默地回家了。

  “1999年元月16日,这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,我将永远记住并感谢杨丛芳的救命之恩。”被救的孩子之一,州东小学学生邢元杰在他的作文里这样写道。

  “三个孩子命大,杨从芳命也大。”住在瓷器坑旁的一位姓栾的大娘含着热泪说,“差一点就见不到他们了呀!”

  是的,对于被救的三个孩子来说,他们的杨丛芳叔叔如同一缕煦暖的阳光,成为一种促进他们成长向上的持久永远的力量。

  恪尽职守的退伍军人

  杨丛芳1990年参军入伍,由于表现出色,被选拔推荐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测绘学院公安室工作,199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服役期满后,学校领导舍不得他走,曾多次挽留他在学院工作,然而他执意不肯,他想把自己的青春投入到家乡的建设中去。

  临走时,部队领导爱惜他,为使他到地方后能够优先得到安排,要给他开一个残疾军人证,也被他婉言谢绝了,他说“我身体好,又年轻,何必要做这个假,回到家自己好好干就是了!”

  1995年,杨丛芳进入了是东风机械厂,被安排到条件苛刻的打磨车间。车间里人换了一茬又一茬,厂长也换了一任又一任,而他去干一行爱一行,在打磨车间里扎下了根。由于机械行业普遍不景气,厂里的设备老化,技术落后,加上负担离退休人员费用过重,近年来更是运转困难,步履维艰。杨丛芳看到这一点,也理解这一点,所以在原来七个人的车间里有五个人吃不消而离去的情况下,他依然坚持干了下来。

  打磨车间设在一个半封闭的敞篷里,冬天冷,夏天热,燥音响;油污多,粉尘大,劳动强度又高。由于厂里资金紧张,劳动保护用品跟不上,所以在这样的环境里上班,手整天脏兮兮的,衣服也没有一件是干净的。杨丛芳现在打磨车间里唯一的同事郭洪彬说:“本来我也想走的,但是看到杨师傅还是那样吃苦地干,工作起来像是不要命似的,我就不好意思说走了。”对此杨丛芳说:“厂里越是艰苦,我们工人越要坚持。人都走了,厂子还指望啥。”

  去年夏天,东风机械厂与上海签订了一批加工供货合同。由于上海方须等交货后才开始付款,所以生产所需要的一切资金都要由厂里负担。今年元月11日一批产品交货日期即临,而生产所需的一部分原材料却由于资金匮乏还没有买来,新选举上任的厂长对此一筹莫展。此时杨丛芳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他再也坐不住了,主动跑到了岳父那儿借了一千元钱,一把送到了厂长面前,他说:“工期不能延误,要不我们大家更没饭吃了!”

  厂长的眼睛湿润了,他以个人名义给杨丛芳打了个欠条。

  厂长告诉记者,由于经济原因,厂里目前尚拖欠职工去年三个多月的工资。另外还有一千元钱的合同保证金也没有退还工人。杨丛芳个人却主动借了一千元为厂里应急,这样的事,这样好工人,到哪里去找呢?

  雷锋式的标兵

  雷锋同志曾经说过: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可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,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中。

  杨丛芳一家四口以前住在中市区铁果巷以西的一个低矮的院子里。院不大,住了两户人家。杨丛芳住在南屋,因为门朝西不得阳光,所以房子里昏暗潮湿,房顶上还依稀可见几处透着光亮的漏洞。房子是杨丛芳每月四十元赁来住的。

  杨丛芳从厂里下班回来,总是尽量做些家务,他知道妻子照顾孩子也很累。对门住着一对近七十岁的老俩口,有什么重活,他都尽量帮着干。老大娘说:“俺这边儿缸里一没有水,不要吭,只要丛芳看到,就给俺打满了。摊着和丛芳这样的好人住一个院,是俺的福气呀。”

  杨从芳经常说,俺就是一块砖,哪里需要,哪里搬。党和人民需要我扫大街,我就扫大街,需要我挖大粪,我就挖大粪。

  虽然这句话有点憨直,但杨从芳却在用实际行动证明着自己的誓言。

  笑容照耀着的不幸的家庭

  杨从芳从东方机械厂下岗以后,就一直居住在市区老砖街四十多平米的老瓦房里。一进门右手边是一个简易的厨房,左手边摆着小型三人沙发,充当会客厅和餐厅。再往里就是堆满了杂物的木质楼梯口。家里设置的简单地一眼便望到底,昏暗的光线和压抑的空间,为这个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。

  杨丛芳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取名叫“杨旭”,就是希望儿子能像早晨的太阳一样蓬勃向上,充满朝气。今年二十三岁的杨旭,并没有像同龄人一样在大学里自由学习,而是整日待在家里需要父母亲的照顾,因为他患有先天性的脑瘫。

  杨旭到三岁的时候,还不会说话,头直不起来,手不能抓东西,脚也不能走路,经医院多次诊断,确诊为小脑发育不良,专业术语---脑瘫。这对小俩口来说,无疑是致命的打击,他和妻子常常含着眼泪东一头西一地的四处投医,多方求药,花去了一两万元钱,然而受当时医疗水平的限制,成效不大。医生们都说,这病没办法治好。

  杨丛芳的妻子宋梅原来在“一闻香”饭店上班,后来饭店承包出去之后,她就回来了,卖了一段时间蔬菜,还能维持生计。但是自从孩子“缠”上了手。她就是想摆摊做点小生意也不容易了。这样,一家三口的生计就压到了杨丛芳一个人的肩上。

  “丛芳能忍,心里有事从不向外露。”妻子宋梅这样说丛芳。的确,面对经济拮据,丛芳自己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对于妻子,他不把内心的苦衷流露出来;对于孩子,他一如既往百般疼爱;对于工作,他依然是兢兢业业,任劳任怨。

  杨从芳从不喊苦喊累,而是微笑面对。因为他心里明白,生活依然是这样,我要是再愁眉苦脸,家里人可咋办?工作下班回家后,小院平静如常,时不时传出丛芳费尽心机与患脑癌的儿子逗笑的声音。儿子不会说话,偶尔会笑,就是他简单的一笑,常常引来从方一阵开怀爽心的大笑。

  心怀感恩 无偿献血

  自2004年起,杨从芳便每年都坚持无偿献血。他的献血记录本都两只手都拿不完。也有人问杨从芳为什么家里条件那么不好,还要坚持无偿献血呢?杨从芳总是憨厚地笑道说,自从十九年前下水救人,我的身体就大不如前了,家里担子又重,只是希望在我有能力帮助别人的时候,伸手帮一把,谁不是这么过来的。

  朴实无华的话语,体现出杨从芳心怀感恩,乐于助人高贵的品质。看似不起眼的坚持,实则是责任的担当。杨从芳用实际行动诠释着共产党人担当和情怀。在面对突发险情时,他临危不惧、挺身而出,向社会传播了正能量,是所有人学习的好榜样。

  几年、十几年过去了,丛芳依旧平静如初,不骄不躁。有着从冰窟里勇救三名儿童的壮举,却看不出一丝的骄矜,承担着家庭的重担、生活的艰辛、工作的劳累,却看不出一丝的沮丧。丛芳依然是腼腆中带着微笑。

  丛芳的心里肯定有一片宽敞、明亮,纯净、和煦的阳光地带。

  我们祝愿他心中阳光永驻。

  主办单位:谯城区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
皖ICP备16019235号
本站有些信息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